老北京人的娱乐生活

发布时间:2018-03-22 18:01:25   编辑:新贝娱乐注册平台|新贝娱乐(上海)会所浏览人次:159

原标题:记忆的橱柜 | 老北京人的娱乐生活 “娱乐自古以来与文化的关系极为密切。文化越是发展,娱乐的

娱乐自古以来与文化的关系极为密切。文化越是发展,娱乐的范围就会越广,其方式也会越多。北京作为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,自然这里的人们有着形形色色的娱乐活动。现仅就广大民众所喜爱的几种娱乐活动,作一概括介绍。

听戏(北京人将看戏称为听戏),可以说是北京人的主要娱乐。人都说北京是京剧力量最强大的地方,此话不是没有根据的。因为近代北京城中,上至朝廷、政府命官,下至黎民百姓均喜欢京剧。据说咸丰皇帝就常于政务之暇,宣召艺人入内廷供奉;慈禧更是酷爱京戏,听戏之外还常着戏衣装扮神仙。清末民初,随着业余京剧爱好者(票友)的增多,他们的组织(票房)纷纷建立,以及京剧名角的迭出,京剧在北京的影响和传播更为广泛深入了。

当时民众听戏的集中场所是戏园子。其中知名的有广和楼、三庆园、广德楼、中和园、庆乐戏园等。往日北京的戏园子和今天的剧场有许多不同之处。最早的戏园子一般都带楼。楼下通称池座,池座中摆着长条桌子和长条板凳,观众在长条桌子的两侧相向而坐。开戏时,观众得侧过身子去观看。

戏园子里可以喝茶也可以吃零食。正中池座的两旁称两廊,两廊的座位称散座。民国时期,在池座的最后还摆着几张方桌,围着桌子也摆着长板凳,这是专为军警及他们的至爱亲朋准备的,称之为军警弹压席。当时戏园中男女分坐,男客坐楼下,女客坐楼上。楼上的前排还设有包厢,后边为散座。直至20年代以后,戏园子里男女才合座。

当时的戏台是正方形,没有今天舞台的帷幕,仅有左右两门,右边的门称上场门;左边的门称下场门。戏台左右两侧的楼上各有倒厢(亦称倒观)一个,坐在倒厢里一般只能看演员的后背。

最早的戏园子只有日场即白天演出。演出的戏向来分为三轴子,早轴子客皆未至,草草开场。继则三出散套,皆佳伶也。中轴子后一出曰压轴子,以最佳者一人当之,此后大轴子矣。实际上三轴子是指中轴子、压轴子和大轴子,以压轴子戏为最精彩。至今老北京人还将最好的艺术表演称之为压轴子!

往日北京听戏的行家和达官显贵多在中轴子时才到场,听完压轴戏,大轴子刚一开始便纷纷离去了。《都门竹枝词》轴子刚开便套车,就是指这种情况说的。由于戏开始以后人到不齐,所以前台池座的通道上,始终人来人往,卖零食的卖戏单的来回在走动。还有从池座的这一角往另一角,以及从楼下往楼上扔毛巾把儿的。

戏园子在民国以后,其名称、形式与设备渐渐有所变化。如将观众的座位直列改为横排,为了不影响后排观众的视线,地面也为前低后高。有的戏园还构置了转台。30年代,戏园之名渐为戏院所取代。

过去北京戏园子经营的方式,多为戏园主向戏班约请,双方订有合同。其经济收入采取分成办法。收入的多少,由售出票的多少而定。戏票的售价,则以戏园规模、位置及戏班的演出水平而定。光绪初年,大戏园子里的座位每人收京钱一千三百(即铜钱1300文)。到了清末民初,名角登台,票价则卖至1块大洋。时至30年代,有的名角演出,每票居然卖至2块大洋。这已不是一般百姓所能支付的娱乐费。

除了戏园子外,票房和堂会也是听戏的地方。票房既是票友的组织,又是他们的演出场所。开始时,它多半设在寺庙及富贵之家,后来随着京剧的发展,票房日益增多。因此,票友之家,机关、企业乃至学校都设立了票房。这样一来京剧的普及活动便开展了起来。

所谓堂会,据说最早起源于一些王公贵族的府邸。因为当时清廷不准王公贵族登台演戏,所以嗜戏成癖的王公贵族们便关上门在自己的府邸厅堂登台串演,故有堂会之名。后来发展为达官显贵、富豪大户于举办喜庆、寿诞之时,约请戏剧名角来府演出,招待亲朋好友的娱乐活动了。民国早年北京堂会盛行,1928年后,达官显贵相继离京,堂会方渐消沉。不过民间遇有庆贺之举,主人家邀请票友串演于大饭庄之中,亦是常有之事。这也可说是堂会的继续。

欣赏曲艺也是北京大众性很强的娱乐活动。在曲艺中,尤以大鼓、相声和评书最为人们所喜爱。大鼓,亦称大鼓书,由于经常以该种形式演唱整本大套的鼓书,故有此名。大鼓的名目很多,有以地名称之的如西河大鼓、奉天大鼓、乐亭大鼓;有以调子而得名的如梅花大鼓,即梅花调大鼓;又有以乐器而为名的梨花大鼓,梨花乃农具犁铧之谐音。

《同光十三绝》从左至右分别是:郝兰田、张二奎、梅巧玲、刘赶三、余紫云、程长庚、徐小香、时小福、杨鸣玉、卢胜奎、朱莲芬、谭鑫培、杨月楼共十三名艺人

凡用纯京音演唱的大鼓,称京音大鼓或京韵大鼓。演唱者手持长约半尺宽2寸许的檀木板数层,檀木板以绳串起,彼此相击发出和谐的音响,同时配以扁鼓三弦。表演者时唱时说,以唱为主。民国初年,京韵大鼓以刘宝全最为知名,被誉为一代鼓王和现代李龟年。他以擅唱《长坂坡》、《华容道》等三国书而饮誉艺坛。其演唱特点是:词句上,字斟句酌不流俗;腔调上,行腔作韵,抑扬宛转;操音上,高下疾徐无不如意;表情上,手眼身法皆能入戏。

由于鼓词连说带唱,丰富多彩,因此颇为京城广大市民所喜爱。往日天桥,四城的书茶馆里以及庙会上,人们都可以花钱不多享此耳目之娱。阔绰之家亦可将大鼓艺人招入府宅唱上几段供家人消遣解闷。

北京的相声大致出现于清代中晚期,它以说、学、逗、唱的形式而使观众发笑。所谓说是说诗联句;学为学各方的口音;逗为逗哏;唱为唱伶人之声调。同光年间,北京有位艺名称穷不怕的相声名家朱绍文。他曾在天桥、前门、护国寺等地说相声,是为天桥八大怪之一。他不仅能说单口相声,还创新出对口相声。朱绍文身材修长,读过书,颇有文采,说学逗唱无不精通。他所编演的《字象》(讽刺官吏腐败)、《大实话》(劝人行善)等相声段子,一直留传至今。后来北京说相声的多为朱绍文这一流派的继承人,如贫有本、李佩亭、焦德海、张寿臣、常连安、马三立、常宝堃、高德明、侯宝林等知名相声演员。

广大民众之所以喜欢相声,是因为相声内容取材广泛,相声段子中有英雄武将,也有才子佳人,有悲欢离合,也有喜怒哀乐。通过演员惟妙惟肖的表演,会使听者观者捧腹大笑,开心不已。尤其是人们在政治上受着压抑之时,一段触及时弊的相声,会大解心头之恨。比如40年代初,北京日伪政权搞了数次治安强化运动,结果搞得物价飞涨,民不聊生。常宝堃在西单说相声时,便借题说道:

观众听后捧腹大笑,这笑声不仅是为演员那辛辣的讽刺在喝彩,同时也是观众将压在自己心头许久的愤懑发泄后的自然流露。

像听大鼓和相声一样,北京人也以听评书为娱乐活动。评书起源很早,早在宋人的笔记中就有说话人的记载,这说话人看来就是最早的评书表演者了。北京的评书究竟出现于何时,目前说法不一,然而明末清初时,评书演员柳敬亭的名字便誉满全城了。

醒木、折扇和手巾是早年评书演员的3件必备之物。醒木乃2寸多长的一块长方体硬木,有用以提醒听书人段落的开始和结束。折扇用来代替书中描写的刀枪、桥梁、房舍、衣物等。手巾则作为来往文书信函之用。演员一般都是从师学艺出身。演员拜师也要分门户,只要一看或一听他们的名字则知为谁之徒。据说清末有三臣五亮之说,即3字名中间一字为臣字或亮字的演员。

评书演员曾于民国初年在北长街创立评书研究社,公推双文兴为社长。双文兴是位颇负盛名的演员,曾被誉为评书大王。那时候四城和近郊城镇均有书茶馆,一般分白天与晚上两场演出。30年代,北京的无线电广播变得清晰后,民众听评书就更为方便了。

话剧和电影在北京是后起的娱乐业,因此北京人以观话剧和看电影为娱乐也较晚。北京20年代初方有话剧学校,20年代中期有了个由礼堂改成的剧场。至于电影,虽然清末在北京已经出现了,但直至民国二三年时,仅有一家开设于大栅栏的大观楼放映电影。后来又有外商在东长安街开设平安影院,继而有人又于东安市场建真光影院。至三四十年代,京城的影院方多了起来,民众以电影为娱乐的也随之增加了。

北京,新中国的首都。有着3000余年的建城史和850余年的建都史,在历史上曾为六朝都城。它荟萃了元、明、清以来的中华文化,拥有众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,是拥有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城市之一。